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邢台新闻网 > 正文内容

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在挑衅主权准则底线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2-20 点击数:

夏博义昨日接收《香港01》的采访,其间他除了批驳建制派请求成立“量刑委员会”的倡议之外,更念叨到基本法、香港国安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重要在于两点:其一,他指现时的立法会是延任后的立法会,在香港宪制不具任何法律地位;其二,他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法例的最终解释权,是香港法治的一项“严峻弱点”,并指人大常委会并非由法律界人士组成,部门人甚至对香港意识不深,但可颠覆终审法院斟酌各方理据后作出的决定,任何本港法庭的决定也有机遇被推翻,对香港法治而言是“威逼”云云。

必需指出,不管夏博义是无知仍是刻意为之,任何试图挑战政治红线的行动,注定会以惨败告终。任何人不论其身份有多“特别”,也无论其与美国英国当局有何严密接洽,但毫不可能凌驾法律之上,一旦有人冲撞国安法,等候他的只有重办一途。

夏博义(大公报记者马丁摄)

刚入选大律师公会主席的“香港人权监察”前主席夏博义,昨日接受拜访时语出惊人,竟然宣称“延任后的立法会不具任何法律地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香港法治是‘威胁’”云云。如斯荒诞的舆论出于自称保护法治的律师组织确当权者,不仅阐明夏博义自己对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必须遵守宪制秩序的疏忽甚至是否认,更令人忧愁香港大律师公会是否已走到了基本法的对峙面?如果连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都要否定,这跟其余煽暴推翻组织又有何差别?

而所谓的“人大常委会并非由法律界人士组成”、“任何本港法庭的决定也有机会被推翻,对香港法治是‘威胁’”,更是歹意的争光和误导。实际上,即使人大常委会都是由法律界人士组成,但只有不是“一般法下的法律界人士”,夏博义岂非就不会有其他攻打借口?更重要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绝非会推翻任何香港法庭的裁决,基本法第158条列明,在涉及中央政府治理的事务或波及中央及特区关联的条款进行解释时,才须进行释法。夏博义刻意混杂释法的条件前提,而成心说成“可推翻任何香港法庭决定”,这何异于在散布过错且危险的言论?

第一,香港特区破法会的权力来自于基础法的受权,而基本法第158、159条列明,根本法的说明权、修正权均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因应香港疫情重大而无奈如期进行选举,在行政主座的提请之下,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据法律授权,对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的任期作出延任的决定。宪制授权、法律权力、决定程序,完整合乎划定,法律地位不可撼动。按夏博义的逻辑,是否只有英女王或英国最高法院的决议才干令延任立法会有“法律位置”?他是否还生涯在港英时代、依然奉《英皇制诰》为香港的宪制权利来源?

误导公家所安何心?

第二,全国人大常委会领有终极解释权,这并不是什么新事物。基本法公布至今已三十一年,香港回归都已经快二十四年,www.fh1k.cn,不管夏博义是否爱好,这已经是香港宪制秩序、法律秩序的一局部,这是国度主权、中央全面管治权的主要体现,改不了、也不可能会改变。这是准则问题,不是能够探讨的“问题”。假如连这一点都不乐意否认,甚至意图进行转变,就无法不令人质疑,夏博义是否要挑战“一国两制”底线?

竟称人大决定是“威胁”

这些言论如果出自揽炒派政客或“大状党”不令人奇异,但出自于大律师公会主席,这个所谓的“专业”组织的主席,则无法不令人吃惊。

起源:至公报

夏博义身为资深大律师,居然连最基本的法律问题都要误导大众,到底所安何心?而公开将全国人大常委会视作“要挟”,这是在赤裸裸挑战基本法所确立的香港宪制秩序,也是用意挑衅中心的全面管治权。